华蓥苦李

2021-6-11 随翼而行 宽心舍得

        我的老家在华蓥的一个小山村里,不记得什么时候,老家屋前的小荒坡上长起了一株李树。或许是那连野草都难以繁茂的石谷坡过于贫瘠,那株李树始终矮矮的、小小的,就像瘦弱的母亲的一般,倔强伫立在褐红的荒坡上。

        但她的叶却奇迹的绿,枝条也坚韧有力。幼时的我,总爱拽着她骑木马、飞秋千。即便已被压弯在地,她也只是沙沙地笑。待我玩累了,下得树来,她又倔强地挺起身来,直直地望着我。

        有时候,我还会躺在树丫上发呆,那淡淡的清香就像在母亲的怀抱里一般。我常常问在树干上来来回回的蚂蚁,你们这么辛苦,是否也会经常饿肚子?也曾向蓝天许愿,祈盼神仙能悄悄将我家的粮仓装满。可蚂蚁只是默默点头,神仙也从未露面。

        春天一到,这小小的李树却开满了花,那一簇挤着一簇的小花,把妈妈脸上的笑容也完全释放开来了。我们全家都欢喜不已,尽力守护着她慢慢结果、果子慢慢长大。一到五月份,总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小伙伴在我家屋前屋后徘徊,父亲不时大声呵斥,才能止住他们那邪恶的小手。 

        过了六月,看着青果边起了一抹茶色,母亲终于小心地摘下一颗,用衣角轻轻擦拭后递给眼巴巴的我。我欣喜地接过来,一口咬下去。嘎嘣脆、满口汁,那味道涩涩的、苦苦的,然后才有了一些甜和酸,真是说不出的奇妙。母亲亲自尝了后,才放心地多摘了一些让我给小伙伴们送去。虽然果子并不很甜,但大伙都喜欢得很,蹦跳着、欢笑着,把天边的云霞都点亮了,久久不愿褪去色彩。 

        这涩涩的苦苦的李便是我童年最好的天赐礼物。慢慢的,我长大了、走远了。但每年六月,总要赶回去尝尝这心心念念的华蓥苦李。只是从不曾留意,那苦李树何时慢慢稀疏了枝叶,结的果也越来越少了。终于在一年,那苦李树不再结果,树干就像病床上的母亲一样憔悴,再也禁不得我去折腾了,甚至风一吹,枝条就又折落了不少。

        不知不觉又过了好多些年,当我带着小孩再回老家时,猛然发现那荒坡上又长出好几株李树,就在老苦李树的两侧。新李树明显要高壮很多,结的果也大一些。忍不住摘一颗送入口中,嘎嘣脆、满口汁,味道甜了不少。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,因为,这涩涩的苦苦的味道虽然悠远,却依然那么熟悉、那么亲切。就像母亲的笑容和天边的云霞,永远那么灿烂......

评论(0) 浏览(196)


我的微生活、我的小快乐     渝ICP备14010447号-1

渝公网安备 50010602501181号